叫我人土土

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土土www
主写all叶
学习使我快乐
学习让我常鸽

【all叶/兴欣叶】兴欣美好的一天

  
  ※读作:兴欣队宠的一天
  
    还是这种文风顺手
  
     
  
  
  
  
  8:35
  被叶秋塞过来的手机滴滴的响,这是黄少天在日行一例的轰炸。然而叶修只是抖抖睫毛,没有一点睁眼的迹象。
  
  
  “唉唉,老叶啊,每次这个点给你发信息你老不回,肯定是又熬夜还没起吧!不行啊,必须让老板娘管管你,早睡早起对老年人身体有好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  
  
  “我跟你说啊,队长早上吃粥手抖把粥洒啦,拿纸擦的时候我看见他钱包里有你俩合照!哇靠羡慕死我了…说说说,你们上哪玩去了,怎么不带我!”
  
  
  特别关心的消息自顾自跳出来,叶修的手机正微微闪着荧光。
  
  昨晚被方锐美曰其名:“防有心人士偷窥”而紧紧拽上的窗帘很厚实,晨间的明媚阳光没有一点机会透过来。房间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手机上微乎其微的荧光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的光源,但不久又暗下去,浸没于黑暗之中。
  
  房门被突然打开,门外的光争先恐后钻进来,房里的东西有了大概轮廓。
  
  有一个人逆光站着。
  
  方锐蹑手蹑脚,稍稍掩上点门,生怕一会儿叶修睡醒照到眼睛不舒服。
  
  叶修睡得很死,姿势很好——
  规规矩矩的侧卧,两只形状优美的手搭在一起,要多乖有多乖。
  从小的良好家教使然,又睡惯了原来那个小小的储物间,叶修睡觉时做出拳打脚踢的动作几乎是不可能的。这让期待叶修能踢掉被子,顺便把衣服扯得更大等等福利的方锐感到万分遗憾。
  
  门缝里溜进来的光刚好照在叶修被蹭上去的一点点衣角附近,昏黄的那点光柔软了小肚子的线条,暖玉般的色泽勾引着方锐蠢蠢欲动的爪子。
  
  方锐忍无可忍,终于伸出手在叶修的小肚子上揉揉捏捏,该占的便宜都占尽了。手下绵软的触感令方锐爱不释手,叶修在睡梦中被惊扰,小奶猫似的轻轻哼哼几声,方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可爱化了。
  
  方锐看着笼罩在他阴影下的叶修,叶修的面部在漏下的碎光中显得暧昧不清。情不自禁的,方锐伏下身。
  
  一指的距离很危险,鼻尖几乎要相互亲吻,耳鬓的发丝纠缠——
  
  呼吸交错间,方锐大喊道:“呔,小妖精,快放了我爷爷!”
  
  叶修翻了个身,不予理会。
  
  方锐毫不气馁,继续大喊:
  “老叶,起床啦!太阳晒屁股啦!”
  这一喊震的叶修耳朵生疼,立马清醒。
  一个巴掌糊在了方锐脸上,方锐嘤嘤嘤地跑开。
  叶修:呸,你才是小妖精
  12:35
  酒足饭饱后的兴欣众人在上林苑的客厅里躺尸。
  
  唐柔有事出去了,苏沐橙和陈果叽叽喳喳聊电视剧,其他几个大老爷们儿抱着笔记本在沙发里打开页游虐菜抢怪。
  
  除去叶修。
  
  叶大爷整个人深深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,眯着眼享受自己悠闲的老年生活。
  
  于是,魏大爷撇嘴了,魏大爷不高兴了。
  我们在抢怪耶。凭什么这家伙什么都不干?一点都不为我大兴欣作贡献!
  
  魏大爷十分不满的把叶大爷叫过来,并强烈要求叶大爷给自己做手操。
  “啧啧,你都退役多少年的人了还做什么手操。做手操干什么?搞事?又去压榨小朋友啊?”叶大爷十分不情愿地拉过魏琛的手,又低垂着眼,手里活动起来。
  
  “你好意思说我呀???”魏琛呸一声,心里暗骂对方不要脸。
  
  正做手操呢,怪也抢不了,魏琛干脆不看电脑,改看叶修。
  
  他一只手被叶修松松握着,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在叶修手腕上摩娑揩油。
  
  嘴里也不闲着:“诶叶修,你这样真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儿。可贤惠。还有这细皮嫩肉的…”
  
  细皮嫩肉…
  
  魏琛说的还真无法让人反驳。
  叶修从世邀赛回来后刚退役就被叶弟弟拉回家了,在电竞总局挂个闲职,三天两头不用干什么事儿,就只好窝家里陪陪叶妈妈和叶老头子。每天的运动量顶多是花园里溜溜狗喂喂鸟,一天天过得很佛。
  而叶妈妈近几年沉迷于食疗养生护肤,所以拉着自家聚少离多,想好好补偿关爱的叶宝贝一起养生。叶修胃不太好,补的也就又多了一项。
  叶妈妈变着花样换食谱,今天吃黄芪人参粥,明天吃五味枸杞饮,后天吃花生小豆鲫鱼汤…
  所以叶修回到兴欣探班时,众人见到的是一个细皮嫩肉,哪里都白皙光滑的小嫩叶!
  
  万恶的资本主义腐臭味。兴欣众人暗暗想道,却又忍不住给叶妈妈鼓掌。
  干的漂亮。
  
  
  
  “前辈…我可以摸摸你的手吗?”乔一帆见魏琛做完手操,红着脸向叶修问道。
  
  “我的手有什么好摸的?”叶修笑道。
  
  “啊,是这样的,我妈妈最近气色不太好,我想向前辈取取经,怎么皮肤这么好的。”
  
  “这个啊,应该问我妈,我不太清楚,”叶修挠挠头发,继续说“我把我妈微○号给你吧,她肯定会很热心和你说的。”
  
  “谢谢前辈!”乔一帆眼神晶亮的感谢道。
  
  叶修欣慰的看着兴欣的唯一良心,感慨颇多,真是有孝心的孩子啊。
  
  兴欣其他人则刷白了脸色。
  我靠 !我们也想要阿姨的联系方式!
  
  四舍五入就是见家长了耶。
  
  
  叶修仿佛没看到兴欣众人火热的眼神,犹自感叹一帆真是兴欣不可多得的良心,没有被魏琛和方锐带歪,真是太好了。
  18:35
  肥瘦刚刚好的五花肉一下锅,就伴着滋啦啦的油花散发出浓郁的肉香,再把一旁整齐码好的葱姜蒜调料丢进锅里,手法干脆利落,不大的厨房里顿时香气四溢。
  
  老板娘第一次看见他围着灶台转还是在今年年初那会儿。
  
  叶修拎着一大袋子各种小礼物小零食,身后跟着身上挂满好多购物袋充当搬运工的叶弟弟。
  “没什么,家父家母的一点小心意。”叶秋礼貌地笑笑。
  
  
  
  显然叶秋此次来免费当苦力是有目的的。
  “哥,你看我这么辛苦的帮你把东西拿来了,你不应该犒劳犒劳我吗?我都没有吃过你做的饭呢。明天我就坐车走,回去一大堆文件等着我处理,这本来是你摞下的烂摊子,你不能这么宰你可爱的弟弟吧?”叶秋可怜兮兮地把脸埋在叶修颈窝,瓮声瓮气的说。
  
  “沐橙告诉你的?”叶修瞪了一眼旁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的苏沐橙,佯怒道。
  
  “叶秋是为了了解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嘛。”苏沐橙看在叶秋为了获取情报而给自己充了甜品店三年会员的份上,决定意思意思帮他打个圆场。
  “好修修!你就下个厨呗。我都好多年没有吃过你做的菜了。”苏沐橙俏皮的吐吐舌头,哄劝道。
  
  “好哥哥…”叶秋比叶修高半头,他把叶修整个人圈起来搂在怀里时,刚好能把下巴搁在对方颈侧,说话时的热气吹在叶修耳畔,吹的那里一阵红。
  
  叶修心软耳根子软,最听不得肉麻的话。弹了弹叶秋的脑门,答应下来。
  “我做饭有什么好吃的?这么期待,小心一会吃吐喽!”叶修弯着眉眼说道,系上件碎花围裙径直走向厨房。
  当时兴欣其他人像围观珍惜动物一样,趴在厨房门框上偷看。不时竟还有咔嚓咔嚓的拍照声。
 
  以前要照顾苏沐橙,小姑娘正是长身体的年龄,整天跟着叶修吃方便面不现实。他就尽可能的把家里寥寥无几的蔬菜瓜果做的好吃有营养些。反正他闲着也是打荣耀打个没完,倒不如去旧书摊挑两本菜谱钻研钻研。一来二去,这厨艺就练出来了。
  后来离开嘉世跑到兴欣,苏沐橙不在身边,自己一个人吃点泡面糊弄糊弄就过去了,也没那么多讲究。所以,知道叶修会做饭的人也就只有苏沐橙了。
  
  
  
  
  但是后来不同了,现在全兴欣的人都知道叶修会做饭!还做的贼好吃! 
  
 “老叶老叶!你可算回来了!你是不知道啊,你走的这几天,我们天天吃外卖啊,那叫一个味同嚼蜡。我们的口味都被你养刁了”方锐死死扒在叶修的身上,趁他切案板上的小白菜腾不出手,就往叶修腰身上摸来摸去占便宜,任包子怎么拉也拉不开。
  
  “啧啧啧,看这腰,真细!老叶您的肉都长在屁股上了吧?”方锐嘴里调笑,手上也不闲着,仿佛要验证说法似的拍了拍叶修的屁股。
  “诶哟诶哟,不错不错,软弹软弹的。”方锐刚感叹了一句,就被在厨房里打下手,明明刚才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莫凡强硬地挤了出去。
  
  
  他只好隔着厨房与客厅间作为隔断的磨砂玻璃,眼睁睁看着莫凡犹豫几秒后把手放在叶修的屁股上,十分色情地捏了两把。换来叶修无奈的一眼,却也什么都没说,继续忙着手里的活。
  
  
  淦!这小子!
  方锐快要被气背过去了。
  
  
  啊!多美好的一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