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人土土

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土土www
主写all叶
学习使我快乐
学习让我常鸽

关于黑化

  黑化文看多了的一点感想。




      我觉得吧,对于叶修来说,黄少天黑了才是最可怕的。


  朝夕相处的好友,对自己抱有秘而不宣的心思。

  平常叶修总嘴上嫌弃他烦,但实际上他们相处的很舒服,多年朋友可不是白认证的。

  黄少天接收到一个眼神便能知道叶修想干什么。

  简直了解的可怕。

  夹杂着烟雾弹的调侃,恰到好处的肌肤相贴。黄少天足够聪明,像没有超出正常朋友该有的界限,又在这条线旁暧昧不清。

  而黄少天也是联盟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。见缝插针捕捉时机的能力一流。

  他会在叶修转过身的时候,眼神牢牢黏在对方身上,好似鳔胶,肆意打量,像是蛰伏的野兽,带着欲望与贪婪。

  柔软的下颚线条,单薄的脊背,松垮的T恤衫勾勒出那对形状优美的蝴蝶骨,微微转头时露出的小巧的喉结和卷翘的睫毛,鸦黑的碎发软软的贴在欣长的脖颈上,衬的更加莹白。明明是成年人的身形,却因为不常锻炼又作息不规律,再加上为战队的发展问题费心费力,和为了拍广告有意保持身材的黄少天相比,太过清瘦。

  叶修很适合被人抱住。
   
  黄少天总是在脑子里比划想象,自己伸出手一把搂住叶修是什么感觉,什么样子。

  想亲吻,想拥抱,想折断他的羽翼让他乖顺的留在自己怀里,想让他露出强大外表下被藏匿很好的脆弱,想以吻封缄,让那张薄情的唇只能喘息呻吟,想让他摸摸自己的心房,那里的边边角角都是他,没有一点空余。



  他想的快要疯掉。

  明明人们都认为黄少天像个小太阳,他散发出温暖的阳光,一举一动都带着刚出炉的黄油蜜糖的味道,有着适当的甜度和热度。

  然而都是假象——

  这才是最棒的伪装。

  藏的时间太久,肮脏的家伙肯定会日益膨胀,等庞然大物稍稍露出马脚,便就是早已编织好牢笼,请君入瓮。

  逃不出去的。

评论(17)

热度(3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