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我人土土

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土土www
主写all叶
学习使我快乐
学习让我常鸽

【黄叶】秘芽(1)

  ※之前记的黑道paro

  主黄叶,年龄差私设十岁

  先放个初遇

  正剧风摸起来真爽!!!

  抱歉鸭,开学月考,没多长时间码字喽,更的少【心虚

  文最后放之前想好的大纲【算是吧

  
  
  
  
  
  
  正文
  
  
  
  
  红灯区。

  这里是三不管的灰黑色地带,浮动的空气靡乱暧昧,涂抹着精致妆容的女郎在呻吟在娇笑,高跟鞋与精装地板的摩擦声尖锐,刺耳异常。

  这里是最暴露人性的地方,善恶黑白从未如此泾渭分明。

  金钱,女人,性——

  道貌岸然的禽兽从几近奢华的包间出入,用温柔的语调赞叹不已,自封高尚的眼神里是压不下的鄙夷。

  
  
  
  
  冰冷的雨点打在阴暗的角落,淅淅沥沥在地面上积留出一个个水洼,溅起裹满肮脏尘土的泥点。几辆放肆疾驰的高档轿车不断鸣笛,搅得空气不得安宁。

  有血腥味。

  一个身形瘦小的黑影在歪歪斜斜的电线杆下蜷缩,任凭豆大的雨珠打在他血肉模糊的脑袋上,紧闭的眼藏住心里的暴戾,锁眉等待这场雨过去,像是落难的幼兽舐舔伤口,藏匿了獠牙休息,最大限度地恢复已透支的体力,意识昏沉也不愿放弃给打算偷袭的敌人最后一击。

  毕竟是血肉之躯,他所有的力气都消耗在刚刚的恶战中。

  现在他只能狼狈的在冷冽的气息中颤抖,失血过多的感觉糟糕透顶,可怖的伤口在黏腻的雨水浇注下顺着神经延伸阵阵刺痛。

  也许这场雨过后这些新伤会感染化脓,流出恶心的脓液,但他不在乎,他早已习以为常。
  
  
  
  
  
  

  鞋底轻巧的嗒嗒踏地声在雨点的碰撞中由远及近,黄少天把脸埋在臂弯里凭借着好耳力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他只好睁开眼看看这个碍事的人。

  一双锃亮的黑皮鞋出现在他眼前,干净的鞋面上隐隐约约映出黄少天黝黑的眸子,他抬头目光狠厉地打量面前这个样貌俊秀的男人。

  ——这是观察猎物的眼神,不带一丝多余的感情,时刻紧盯对方脆弱的喉咙,准备干脆利落一招致命。瞳孔里抖落出棘刺和暗芒,和在卑贱的泥土里摸爬滚打数年,不自觉蔓延出的警惕与杀意。

  可转瞬又放低了眉眼,弯弯眼笑道:“先生,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话语里有与他年龄相符的十二分活泼热情,单纯无害地简简单单问声好。仿佛刚才那个眼睛里藏了利刃和血腥的少年不是他。

  观察力惊人的叶修自然是没有错过这个变化。

  很好,变得好。

  他可真是找对人了。

  虽然这个孩子真才实学还不够,刚才那股狠劲唬唬街头痞子还可以,真拿来实用却搬不得台面。但作为一匹尚握不稳拳头的幼狼,爪牙调教打磨后一定可以成长起来,那时的他会是一把出鞘的利剑,锋芒毕露。
  
  
  
  
  

  “你,想要变强吗?”

  男人轻声问他。低低的烟嗓惑人而有磁性,安抚了他躁动不安的情绪。黄少天注意到那讨厌的雨点不再顺着脸颊下滑,头顶一片噼噼啪啪的鼓点声,不由下意识仰头向上看。

  黄少天撞进一汪清潭。叶修的眼睛里缀着点点笑意,像是一尾鱼不时跳跃出水面时飞溅的碎玉,柔和的月光在水花里兜转,流光溢彩。

  黄少天张张嘴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他想。
  
  
  
  
  
  

  他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。在这家王八蛋开的孤儿院里,谁都无法逃脱被送往红灯区的命运。

  他们是生活的弃子,可怜兮兮地于黑夜与白天疯狂挣扎不愿就此沉沦,心头一丝燃不尽的光和热死死撑着他们负隅顽抗。

  但黄少天逃了出来。

  
  
  
  
  黄少天的骨子里有野兽般的孤傲与狠戾。他可以装的不谙世事,笑嘻嘻地和看守他们的人称兄道弟,但他的眼里有万年化不开的坚冰,从没有装下任何人。

  所以他找机会杀死了看守他的人。

  黄少天握刀的手随着兴奋而起伏的胸口剧烈发颤,没掌握好角度飞溅出的血点在他脸上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见血。他知道,自己的命运被改变了。
  
  
 
  他逃跑的时候没有慌不择路,反而走走停停,颇为悠闲。自己的计划蓄谋已久,依院长那个老头子的贪婪来说,手头可赚取利益的机器这么多,跑了一个不听他掌控的小孩也没什么大不了,最后还不知道会死在那个角落里呢。而看守的人死了就死了,还有更多的人补上。实在没有必要大动干戈去找他这个小虾米。

  偌大的红灯区给了他一个容身之地。
 

  说来可笑,黄少天还是到了这里。

  但他知道,他是自由的。
  
  
  
  
  
  像他这样的小孩还有很多。有的是妓女管生不管养的野孩子,有的是流浪到此地当扒手行窃的小骗子。畸形的环境磨碎了他们柔软的心灵中最后一点良知,学尽成人们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阴招。

  他们学着拉帮结伙,学着武力至上,学着放浪形骸,用烟酒嫖毒取乐。黑灰角落外的世界光鲜奢华,可不属于拥抱尘泥入眠的他们。
 

  黄少天渴望变强。

  他打架不要命的狠劲使他手头小弟不少,这一带都颇有威名,但这不够。

  他的野心和野性告诉他,他想要更高的位置。他是狼,他是兽,他应该在旷野里恣意奔跑,把疾风落在身后,在耀眼的阳光下笑得张扬,而不是囿于一隅,等待蛆虫的噬咬,窝囊废物度过一生。

  
  
  
  
  
  
  男人半蹲下来,伸出一只手,这只手特意摘掉了原本带着的黑色的皮手套,手腕处凹陷的阴影显得手更加白皙,线条流畅修长,比男子的手清秀,比女子的手有力。

  对方的尊重让他熨帖,他有一种多年以来不曾有过的想哭的冲动。

  在月光下他抢过老鼠嘴下的食物,被人揪着头发按在墙上死命地打过,有人追了他三条街就因为不交那狗屁保护费。

  唯独没有人在这样一个滴着雨的夜晚,为他撑开单薄的伞,与他平视,伸出干燥温暖的手,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。

  用漂亮的眼睛对他说:我来了。

  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攥紧了叶修的手。

  一棵芽击碎了黄少天胸口的坚冰。

  他给了他机会。
  
  他是他唯一的救赎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
  
  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大纲
  
  叶修注意面前这个男孩很久了,在这小巷子里和其他小混混撕打,眼中的光彩很像是自己,就动了培养接班人的心思。

  “你想要变强吗”“想”

  这是叶修与黄少天的初遇。

  叶修欣赏少天的眼神,机会主义者冰冷的眼神,却在嘻嘻哈哈中隐藏,藏的滴水不漏,眨眼间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  在多年以后也藏住了自己心里的禁忌想法。
  
  
   几年后
  再过几个月叶修要转幕后,黄少天接替。
    而在一次意义重大的酒会上叶修被人暗算,酒中下药,好不容易强撑回到房间,被尾随的有心人士差点强上。

  黄少天一直在注意叶修,刚从觥筹交错中抽开身立马赶到,把人拎出来吵架

  气不过就擦枪走火。没真上,黄少天舍不得。

  叶修醒过来之后发现被黄少天搞得衣衫凌乱心里慌,我救你提拔你不是让你上我鸭。
  一生气就把黄少天赶走。

  黄少天正端着早餐,沉默的给叶修摆放在床前,转身走掉。

  雨又在下,正如他初见叶修的夜晚,来的时候干净,走的时候更干净

  后来叶修因旧疾称病消失,副手邱非接位。黄少天靠这几年积攒的人脉和喻文州办了蓝雨。

  酒会上相见了,黄少天憋了这么多年就等着叶修出现,没忍住把叶修压厕所里摩擦摩擦。黄少天倾诉这几年的什么什么。

  并告诉叶修,该酒会混入嘉世的人,目的是炸死叶修。
   但没关系,黄少天知道他会出现,已经和兴欣联手替他布好了局。
  
  
  在爆炸的那一刻,黄少天拥着叶修跳下楼,楼层不高,下面有湖。

  沉入湖,叶修心里悸动,自己也不是什么老古板,黄少天情深义重,可以试一试。

  老叶!方锐笑嘻嘻的喊。

  兴欣的人赶来了,开着直升飞机,把他们拉上来。

  上飞机的时候黄少天向湿淋淋的老叶伸出手,被老叶打开,黄少天心里很暴怒,很委屈。望着老叶晶亮亮的眼睛满嘴苦涩。
  下一秒怀里挤进一个凉凉的人,环住他的脖子,代表着叶修的接受。黄少天与叶修热吻。

  结束

  
  
  
  
  
  
  之前写的那个段子:-D 凑字数
  
  啪的一声,黄少天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断掉了。从胸腔里翻涌起来的气血呛得他几乎要流下生理泪水,他想咳嗽,咳出心房上那盘根错节弯弯绕绕的暗红色藤蔓,这藤蔓的种由对方播下,以自己的精血滋养,几瞬就抽根发芽,时至今日早已根深蒂固。想要完全拔除,必须剖掉整颗搏动的心脏,直到鲜血淋漓才好。

  更何况,他不想去掉。

 

评论(7)

热度(60)